欢迎来到宜昌环保行业门户网站

较好初入校园

发布 / 2020年09月23日 07:09

来自 / 宜昌环保行业门户网站

▼点击音频,聆听美文

伴着夕阳西下,父亲骑着二轮电动车,载着5岁的我出行。我呆呆地站在座椅前边,扫视着马路上的景色,嘴里冒出一句:爸,哥去哪儿了?

他去上学啦!父亲边哼着小曲,边回答我的傻问题。

我若有所思了一会儿,上学可以干嘛?为什么去上学呢?

嗯上学的话,你就能学到好多的知识,跟好多小朋友做同学,玩滑滑梯,坐摇摇椅

那我也要去上学!

至此,幼时的我,对学堂生活十分憧憬。

熬过了一年春夏秋冬,父亲终于带着我上了幼儿园大班。初入校门,密密麻麻的人群互相推搡着,学生们各穿着新服装,背着新书包,挺直胸膛,大大咧咧地走进校门。幼儿园只是学校的冰山一角,被隐没在教学楼背后。我被父亲粗糙的大手牵向了一个五颜六色的地方。迎面而来一个硕大的滑滑梯,彩色地板上遍布可爱的木马,我抑不住内心的激动,冲上了滑滑梯,被父亲严词嗬了一声才下来,他附上一句记住,你是来上学的,不是来玩的!

我被分到了二班,坐在教室的最前排,全神贯注地听每一节课堂。静静地,静静地一个人,背着手,学着,唱着。那时的自己,最期待最享受的是放学后父亲接我的时光。把小小书包送到父亲的肩上,爬上电动车,双手散懒地趴在方向盘上,静静地沐浴夕阳的余晖,指挥着父亲抄各种小道,吵吵着让父亲超越前面的小汽车,在超过的那一瞬做个嬉皮的鬼脸。路过饭店,微微昂起头,屏息敛声,鼻子灵动地抖抖,模仿动画片里的模样,将那丝丝香气吸入鼻中,在脑子里细细地猜想那些菜单,醋溜土豆丝儿糖醋排骨清蒸鱼小炒黄牛肉。于是,不自觉的,感慨一句真香!

回到家中,总是有现成的吃的。母亲做的湘菜,微辣可口,我最爱的便是爆炒的土豆丝儿了,虽说饭菜丰盛,但未及巴掌大的胃总不给力,一碗,不,或半碗,小肚皮就撑圆了。饭后便是写作业时间了。哥哥写的是五花八门的作业英语报,数学题,语文诗词填空等。我的呢,翻来覆去也即是一本练字本罢了,花样呢,一会儿练拼音,一会儿写字罢了。哥哥抱怨为什么我的作业如此简单,我却抱自己作业难,不,是太难了。也许人即是这么贱吧,不等到长大,就不会去享受现状的美好。

年少的自己有个坏习惯,想必你们多数也和我一样,睡觉要开灯,不开灯睡不着。我们一家人住在店楼上的一个小房间,父母从无怨言,开着白炽灯,照得房间通亮。伴随着自己的奇思妙想,我渐渐地进入了梦乡。母亲却其中一直忍着不睡,在很晚时,悄悄地把我们踢开的被子重新盖好,再小心地关灯,睡了。

早晨,熟悉的铃声又响起了。粗略地描述它的音色,大概是,~地响个不停,是梦里的恶魔,悄无声息地突袭,把你吓醒,又缠绵着你,让你昏昏欲睡。左右为难下,父亲拍拍我稚嫩的脸,嚷嚷几句嘿,懒虫,起来咯!迷糊着眼睛,父亲把晾晒的衣服,一一拆下扔给我,无奈与期待上学去。

又是一天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。


天津白癜病医院
疾病专栏
八个月孩子拉肚子